京阿尼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158 天前,最后修改于 158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京阿尼出事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京阿尼是谁,今天翻了翻他们的作品,发现看过的作品有:
1: 青空 AIR 2: 幸运星 らき☆すた 3:境界的彼方 境界の彼方 4:无彩限的怪灵世界 無彩限のファントム・ワールド
前几天重温无彩限的怪灵世界第四话还把人看哭了。。

我想说善良的人们请也要拿好“武器”保护好自己啊。恶意真是无处不在。

下面是知乎一篇很中肯的回答:

京阿尼本质上来讲,恰好是动画staff试图重新掌握生产过程和劳动成果的尝试。

在日本这样的业界,反抗的可能性其一是京阿尼,其二就是新海诚。新海诚展示了从一人一机开始,最小化团队的独立动画能够做出怎样的作品,预示了随着技术进步,独立动画的上限也会逐渐提高。这不失为一条摆脱业界束缚的道路,但是这条路在目前局限于剧场版动画。

京阿尼的staff,是资本异化的反抗者,ta们坚信自己的劳动才是动画价值的唯一源泉,并为之奋斗一生。

京阿尼如果失败,意味着这种以“制作中心“反抗的可能性消失。从更广泛的意义来讲,无非是(再一次)指向那个我们都知道的结论。
=
京阿尼本身,不是先锋队,也不是苏维埃。

ta是一群创作者——一开始是这个行业最底层的劳动者——对自己和作品之间被种种力量所割裂的联系,近乎本能地感到厌恶和抗拒,并且尽自己所能去试图改变。

ta们坚持了对劳动过程的掌握——以更高的成本(和更低的“效率”)为代价,坚持了对劳动成果的占有——以更少(更差)的剧本来源为代价,从而能更大限度地能够贯彻自己对作品的意志——以创作者的身份。既然要说劳动的异化,那就应该知道这些是重要方面。ta们或许不知道相应的理论,但是本能地,ta们察觉到了,ta们把握住了——在愿意付出了更大的代价和担负了更大的风险之后。这就是我说的反抗,对利润最大化—异化最大化的反抗。

至于作为公司的京阿尼——首先,你不能指望京阿尼有多么“先进”。的确,京阿尼是一家公司——还有别的办法吗?在这样的环境下要做tv动画的话。ta试图恢复某种“田园牧歌式”的动画制作,然后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赢得观众,在市场中获得成功。

你尽管可以说京阿尼“不过只是“一个剥削主体,大家的关心也只是一副讽刺画。如果真是如此的话,那么也只是因为ta是业界的一员,而这个业界本身是讽刺画。我们大家都受历史规律的支配,那种更好的可能性也只能在更大的规模上实现。京阿尼表明了创作者在环境的可能性的限度内能做到的一切,ta们创造的是动画——而不是“奇迹”,但是容我再说一遍,ta们做了ta们能做到的一切。

到这个份上,你依然可以坚持说ta们是过时的,庸俗的,无谓的,或者是注定失败的。

但是在我心中,在这个时代,这种“本能”,是黄金般的宝贵。

作者:Moxos Yuri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35828820/answer/755772895

左还是右,这是一个问题。左被欺右过激,不左不右保平安。

添加新评论